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搜索

留一径浅香

已有 3832 次阅读 2012-3-30 15:06

  又一春,扬花,飞絮,穿棉麻长裙,弹跳着石阶,看时光在脚下溜走。
  其实也很美好,即便,此时,你看不到,我的光阴,也会因三月的来临,明媚着。
  文字的捡拾,总也不想落入俗套,你说喜欢看眉眼浅笑的我,在阳光下,用鼻翼吸着饱满的阳光,是的,一路走来的光景,已经在身后开始泛黄,文字历经千山万水的疲惫,终归要落地生根,渲染某一段岁月的风景。
  风徐徐的,吹向天桥的另一方,柳枝在日复一日的奔波中,偷偷泛绿,春,终归是来了,不管心情的如何隐晦。风景和人总有着不可言喻的默契,黑色树干,藏着浓绿的希望,只待春风吹开。
  总是喜欢用手机,拍下随走的风景,天桥上唱歌的少女,行乞的老人,和晚归时,天桥下流动的繁华花灯和繁荣璀璨,也总是幽幽的对你呓语;为什么这个世界呈现一种繁华的同时,还要让人窥见它丑恶和贫瘠的一面?
  是世界变了面孔,老得脱落了牙齿,露出苍然的笑容?还是我迷茫的眸光打量不出岁月的亘久和长远?颠簸不定,总是探寻着一个未知的答案。其实,每一次行走的心情,总是不同,总会感慨,那时,三月的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没有一丝的云涂乱它的完整。
  你说;世界一直是冷峻的智者,当季节的变换融入一种冰冷的寒霜,要学会用心去经营阳光,当春暖花开时,也要学会用美丽的心情,跟着季节的变化换着着装,你冰清的心思,也只能让午夜里行走的文字,氤氲感伤。
  其实,何尝不知道,人生本就是一场虚妄,在花落叶散的背后,总能拾取一些零落的碎片,也分不出,哪片是你,哪片是我。生命中,割舍不下太多的羁绊,一如笔下的文字,文字里温情浅笑的你。
  一絮芦花暖笔,却释不开心底的千千结,于是,在重叠着一些无措和徘徊中,时光慢慢流过,习惯了一种安静的姿态,便再也找不出文字吹风的那个巷口。其实,不曾后悔,一路走过的艰辛,生命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割舍和丢弃。就如,现在的你我,即便是一场无关风月的邂逅。
  春风又暖,桃花依旧笑春风,执笔写下一些文字,其实,心,已经历尽沧桑的感慨,越过跌宕不定的起伏和沉淀。对于一些相逢,一些生命的沉重,和生命中那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便不再大喜大悲的张扬着自己的悲欢,安静成一棵树,一粒微尘,默默悉数着,承受着。
  雪小禅说;人生几度花和月,我有“斋居自诩尘心尽”的秋凉,也有“多情自作一番愁”的惆怅。这人生,长的是寂寞,短的是欢颜,可因为这人世的一点点喜,我努力地向前飞,向前飞,为的是,化蛹为蝶。
  文字不多,想必你是懂我的。
  三月梨白,只想做一个冰清自洁的女子,用尽一点点的纯白,渲染这个世界,让心泛起一层翠绿的涟波,青青世界里,自有一片娇艳的桃花,醉笑春风。
  你说;让文字吹吹风吧,改变一种心情,春天,毕竟是美好的。别让文字和你一样柔弱。我想,我自己就如一株桔梗花,有着生硬的生命力,有着坚韧的心念。开着淡淡的花,拼着硬硬的力气,我的骨子里,也有一种硬性的东西。周遭的繁杂,融不进我纯白的世界,又何妨呢?
  权作一种风骨吧!
  自诩为雪小禅笔下的野生女子,有着心思相生的野性,和妖娆的眸光,不关注旁人的不屑和轻看,有着独自芬芳的孤傲和清高。也有着小女人的柔弱和娇憨。
  你,若心有灵犀,便用一袖的风香,吹起一萧悠然,共舞桃花蹁跹的醉意。这三月,已是春柳河边绿,桃花潭水深的铭刻了。
  文字的深浅,不关悲欢,这样的时刻,陪我一同入戏,生活太浅薄,只会旁而观之,看你我涂脂抹粉,演绎着一场场的红尘俗事。
  入了红尘,便也心安,这里有你。给你,在三月,一径枫红的心思。
  安静着,几分期待的潮涌。
  夜深了,搁笔,掂起一枚桃花,点亮你的瞳眸,染红,我左肩的朱砂。
  暮色四合,风轻轻拂过,把那月洗得净白。枕一瓣走动的花香,倚楣月下,妖娆的笑着。
  其实,你也在笑,这夜里。
  ——凌波仙子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