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搜索
法律专栏 知识产权律师 知识产权纠纷认定的标准及方法

知识产权纠纷认定的标准及方法

查看: 3093|回复: 0
go

知识产权纠纷认定的标准及方法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12-11 09:58 |显示全部帖子
  民事审判业务分工是人民法院重要的内部管理模式。这些年,新类型案件层出不穷,法律关系交叉案件也不断出现,对审判业务分工的进一步完善构成很大的挑战,尤其是对于基层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而言,这些问题更加突出。知识产权庭审理知识产权权属、侵权、合同争议时,常会与传统民事、商事审判庭的受理范围产生交叉和重叠,而且基层知产庭还实行跨区划片管辖,法院间关于管辖的争议时常出现。

  一、“知识产权纠纷”与“涉及知识产权纠纷”概念的辨析

  法院内部民事审判业务的分工实际上是根据各类案件的特点和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上的传统进行划分。就知识产权庭的分工而言,最高法院将“知识产权纠纷”作为其知识产权庭审理案件的类型[1],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同样将“知识产权民事纠纷”作为上海三级知识产权庭审理案件的类型[2],因此判断一个案件是否属于知识产权庭审理案件的范围,首先应确定案件争议是否属于“知识产权纠纷”。但实践中对“知识产权纠纷”的理解并不统一,有观点认为“知识产权纠纷”应理解为涉及知识产权的纠纷,即所有与知识产权有关的案件都应由知识产权庭审理。这种理解是否正确,下面举两例说明:1.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由甲公司向乙公司出售100套某计算机软件的光盘,后因合同履行发生争议;2.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合同,甲公司向乙公司提供某计算机软件一份,允许其在公司100台电脑上进行复制安装,后因合同履行发生争议。就案例1,计算机软件固然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合同的履行也会涉及软件是否是正版等知识产权问题的判断,但双方的争议点在于买卖合同的履行,本质上仍应属于一般合同纠纷,只不过是合同标的物与知识产权有密切联系而已;但案例2中,由于双方合同标的是对软件的复制权的授权许可,因此属于对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的问题,应属于“知识产权纠纷”。从上面两则案例可以看出,“涉及知识产权的纠纷”的外延要大于“知识产权的纠纷”,既包括“知识产权纠纷”,也包括“与知识产权有关的其他民事纠纷”,所以将“知识产权纠纷”理解为“涉及知识产权的纠纷”无疑扩大了知识产权庭审理案件的范围,与最高法院和上海高院对知识产权庭受理案件的标准是不符的。

  二、认定知识产权纠纷的标准

  (一)以诉讼标的作为认定知识产权纠纷的标准

  诉讼标的,也叫诉讼对象,是指当事人之间争议的、原告请求法院裁判的实体权利或者法律关系的主张[3]。诉讼标的理论的意义在于使诉的性质特定化。在诉讼中,原告一旦提出了诉讼标的,再提出变更诉讼标的,将会导致诉的性质的变更。因此,诉讼法领域认为,诉讼标的是民事诉讼的核心[4],决定了民事纠纷的性质,也决定了案件的性质,是法院受理案件、管辖、审判程序适用的重要依据[5]。此外,与诉讼标的容易混淆的概念是诉讼标的物,即诉讼标的所指向的对象,是民事法律关系所直接涉及的客体,但诉讼标的物的性质与民事纠纷的性质并没有直接关系。继续分析上述两例,案例1的诉讼标的是买卖合同关系,诉讼标的物是计算机软件光盘,而案例2的诉讼标的是著作权的许可使用合同关系,诉讼标的物是计算机软件。虽然案例1的诉讼标的物涉及到著作权的问题,但由于其诉讼标的是一般买卖合同关系,因而不是知识产权纠纷;相反案例2的诉讼标的为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关系,因而是知识产权纠纷。因此可以得出结论,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诉讼标的是知识产权的法律关系,而非诉讼标的物与知识产权有关。

  (二)诉讼标的性质也即民事纠纷性质的判断

  对于诉讼标的的内涵,有观点认为诉讼标的就是原、被告诉争的民事法律关系,也有观点认为诉讼标的不仅包括诉争民事法律关系,还包括当事人对民事法律关系的主张或者声明,无论哪种观点成立,都至少能说明法律关系与诉讼标的两者具有同质性,即何种性质的法律关系决定何种性质的诉讼标的。与此同时,法律关系是法律所规范,以权利与义务为内容的关系[6],争议的法律关系源于当事人的请求和选择,因此当事人选择的法律规范(即法条)与争议的法律关系也有同质性,也就是说选择何种法律规范决定了何种性质的法律关系。综合上述两点,可得出认定民事纠纷性质的步骤为:依据的法律规范→法律关系性质→诉讼标的的性质→民事纠纷的性质。

  三、认定知识产权纠纷的方法

  (一)按照具体案由判断

  在我国,民事案件案由是民事诉讼案件的名称,反映案件所涉及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是对诉讼争议所包含的法律关系的概括,科学、完善的案由设置是人民法院实现对受理案件进行分类管理的一种重要手段,是人民法院划分民事审判业务分工的重要参考依据[7]。案由分为一至四级,四级案由是体现了法律关系的“最小单位”,就是当事人诉争的诉讼标的。民事案由经过多次的修改,最高法院将以前分散涉及的知识产权纠纷案由进行了合并、汇总,单设了知识产权纠纷一级案由并下设四级案由,这很大程度上方便了知识产权纠纷的认定。一般而言,根据诉讼标的性质决定民事纠纷的标准,如果依照当事人的诉讼主张,能找到与之相符合的知识产权四级案由,则应属于知识产权的民事纠纷。

  (二)找不到相契合的具体案由时按诉讼标的的性质判断

  如果原告是依据知识产权的法律规范提起诉讼,但找不到相契合的具体案由,是否还属于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例如:当事人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关于侵犯商业秘密的法律规范起诉要求确认商业秘密不侵权,这与侵害商业秘密纠纷这个案由不相符合,而案由规定中也没有“确认商业秘密不侵权”的案由,那么此案是否属于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如果按照诉讼标的性质为标准,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案由是法院对以往法律关系的汇总和归纳,不能反映将来可能遇到的法律关系,更何况知识产权纠纷中新类型、新问题很多,不少当事人直接依据原则性条款或兜底条款起诉,此时判断是否属于知识产权纠纷应该回归到认定民事纠纷的基本步骤即以当事人选择的法律关系决定诉讼标的的性质,以诉讼标的的性质决定民事纠纷的性质。而认定案件为知识产权纠纷后,如何确定合适的案由则是一个技术问题,对此我们的建议是:先在同性质的四级案由中选择“其他”类案由,如果没有“其他”类案由则选择能够涵盖涉案法律关系的上级案由,与此同时应将新问题的情况向上级法院反映以便补充、完善案由构成。

  四、知识产权纠纷立案审查需注意的问题

  实践中,经常发生当事人对法律的理解不正确或是为了达到某些诉讼目的而错误选择知识产权的案由起诉,此时要结合案由、诉请、事实理由等多方面进行判断是否案件属于知识产权纠纷:

  一是注意表与里的一致,也就是原告选择的案由须与事实理由相一致。例如某案由为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中,原告的诉讼请求是要求停止侵犯商业秘密,依据的也是《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相关法条,但其事实理由却是要求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离职后配合移交涉密文件。此时原告的事实理由是关于劳动合同的纠纷,真实意图也是继续履行合同义务,选择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法律规范和侵害商业秘密的案由都是不正确的。对此我们的建议是:在案由与原告的事实理由不一致时,应按照原告真实的诉讼意图,选择合适的法律关系和案由确定案件审理分工。

  二是注意主与次的选择,即对主要的诉讼争议和次要的诉讼争议时的选择。例如某案由为确认合同无效案件中,甲公司分别与乙、丙公司签订商标排他许可合同,乙公司以《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款要求宣告甲与丙的合同无效。本案并非是商标许可人和被许可人因履行商标许可合同而发生的争议,因而不属于商标许可合同纠纷。本案主要的争议为甲丙间的合同是否存在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形,仅仅在认定原告利益是否被侵害时会涉及到用《商标法》的规定认定“排他许可”合同的概念,此时该《商标法》的规定至多为次要的诉讼争议甚至不会产生诉讼争议,因而本案应属于一般民商事合同纠纷。对此我们的建议是:要选择主要的诉讼争议确定案件的法律关系及案由。

  三是注意原告主观理解与客观现实的辨识。特约经销合同的外观与特许经营合同十分类似,甚至合同中皆以“特许加盟”作为抬头,但前者的“特约店”是基于合同,就附有某一制造商商标的特定商品进行持续性地买入、再卖出,就合同性质而言是买卖合同;而特许经营合同是特许人将商标、专利、经营模式等经营资源许可被特许人使用,合同依据的是《商标法》、《专利法》和《商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因而属于知识产权合同。但是当事人往往对两者产生混淆,依照其主观的理解错误地将“特约经销”合同当做“特许经营”合同,并以“特许经营”的法律关系起诉。对此我们建议:不仅要审查原告诉讼主张与诉讼理由是否有一致性,还要能够辨识原告的主张是否与客观现实相符合,例如对“特许经营合同”而言,不能拘泥于合同名称,而应着重审核合同的内容是否符合“特许经营合同”的法律特征。

  [1]曹建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问题——在第七次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07年1月15日)。

  [2]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一审知识产权案件管辖的规定》第4条。

  [3]常怡主编:《民事诉讼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二版),第181页。

  [4]江伟著:《探索与构建—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上)》,人民大学出版社,287页。

  [5]常怡主编:《民事诉讼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二版),第191页。

  [6]王泽鉴:《民法总则》,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65页。

  [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通知》,(2011年2月18日发布,法〔2011〕42号)。

   作者:顾亚安 朱昱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知产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