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搜索
法律专栏 遗产继承律师 “老年痴呆”患者的代书遗嘱是否有效?

“老年痴呆”患者的代书遗嘱是否有效?

查看: 2879|回复: 0
go

“老年痴呆”患者的代书遗嘱是否有效?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12-30 09:28 |显示全部帖子
  两年前,90多高龄杨老先生在老伴过世后的15年,也撒手离开了人世。这对老夫妻终身未育,曾先后收养了两位养女杨顺、杨福,也先于杨老先生去世。而两位养女膝下六个子女为杨老先生的遗产,引出了一场诉讼案。近日,上海静安法院一审判决本市富民路某号房屋,属杨老先生名下40%房产由外甥女张微、黄敏各继承二分之一。

  一、外公留代书遗嘱

  杨老先生与老伴终身未育,而收养的养女杨顺与张某生育有张微、张艺、张海、张晶4个子女;而杨福与案外人黄某生育有黄维、黄敏2个女儿。1991年11月,养女杨福去世;1994年杨先生老伴郭老太去世;2008年3月,杨顺去世;2009年11月下旬,杨老先生去世;次月,杨顺的丈夫张某也去世。

  杨老先生生前留有一份代书遗嘱,遗嘱的主要内容为,“我杨**没有亲生子女,身边仅有黄敏和张微两人,是我和妻子自小养育大的侄外甥女在我百年之后……我愿将名下所有的富民路某房产平均遗赠给黄敏和张微两人。特立此遗嘱。立遗嘱人杨**。旁证人郭永、郭根。2005年2月19日”。

  2010年1月,张微把黄敏告到法院称,杨老先生是两人的外公。自己和黄敏从小由外公、外婆养育长大。2005年2月19日,外公杨老先生留下代书遗嘱一份,表明为感谢自己与黄敏数十年来对外公、外婆的贴心照顾,愿意在其百年后将名下富民路房产权利份额,平均遗赠给自己和黄敏,请求法院按遗嘱继承予以判决。

  二、众外甥、女争房产

  法院在召开准备庭中,发现同属拥有继承权张艺、张海、张晶和黄维的存在,欲追加为本案共同原告;而张晶在得到法院通知参加诉讼,明确表示自愿放弃该继承案件可能涉及到她的一切继承权利。

  原告张艺、张海诉称,外公在2004年左右就年事已高,精神状况不好,意识不是很清楚,现遗嘱没有进行公证,表示对遗嘱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他俩也对外公生前尽了赡养义务,外公的后事也是大家一起操办,故要求按照法定继承处理该案。

  远在美国的黄维则表示,如果其他继承人都同意按照遗嘱继承,自己也同意按遗嘱继承处理;倘若是按照法定继承的话,自己也不放弃应继承的权利。

  法庭上,被告黄敏辩称外公的晚年生活,主要靠自己与张微关心照顾,自己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同意按照遗嘱继承来判决。黄敏提供居委会证明,杨老先生属城镇高龄无保障老人,享受养老、医疗待遇。

  三、痴呆遗嘱真伪辨

  通过审理,法院查明涉案富民路某房产,其中40%的房产属杨老先生所有;另外60%的房产属于案外人丁某、杨某等5人所有。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老年痴呆”杨老先生的代书遗嘱是否有效?

  张微认为,外公所立的遗嘱符合法定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是立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真实应认定为有效。同时向法庭申请代书遗嘱的代书人、见证人当庭作证。

  法庭上,证人郭永说“杨老先生是我的姐夫,也是表哥。大约在元宵节(指2005年),我和弟弟郭根一同去探望姐夫,当时姐夫走路虽然颤颤巍巍,但日常生活自理还是可以的。姐夫说起张微和黄敏对他的好,说没有什么可以留给这两个孩子,只有这房子可以留给两个孩子。据本人观察也是张微和黄敏对姐夫好,就说可以立遗嘱。姐夫手发抖,让我代书。姐夫说一句,我写一句,写完后我读给姐夫听,姐夫认为没有问题才签字并按了手印。”

  证人郭根也说,“是我先到杨老先生家中聊些家常,老人的精神还可以,能认识我们且交谈。之后,开始写遗嘱,杨老先生说一句,郭永写一句,写完遗嘱后,亲眼看到杨老先生签字按手印。”

  张艺、张海则认为外公已是90多岁老人,从2004年起就患有老年痴呆症,该代书遗嘱不是外公的真实意思。也提供了地区居委会证明:从2004年起杨老先生给居委会的印象,是已有了患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具体事实表现,为一件事他会反复多次地跑居委会,有两趟老人差点要走失;而反映的情况有违常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思维混乱,理解判断力出现障碍。04年下半年,家属怕老人会无端走失,开始请全天候保姆照顾其生活。05年及以后几年我们居委会经常上门看望、问候老人,老人的情况是:基本卧床,不再能与我们交流,意识比较模糊。

  黄维则认为,自己虽在国外读书,但每年都会回国探亲,2005年回国时,外公思路是清楚的。且外公是否患有老年痴呆症,应当由相应医疗机构出具证明。

  被告黄敏认为,自己在平时对外公照顾最多,对外公的身体状况比较了解,在填写城镇高龄无保障老人享受养老、医疗待遇申请表时,曾对外称外公患老年痴呆症,是自己在经济上为外公付出较多,为了能减轻经济负担,为外公争取“低保补助”而填写。在2004年、2005两年,外公身体是不错的,从没有到医院看过老年痴呆症疾病,认定遗嘱是真实的。

  四、运用法律细分析

  法院认为,本案代书遗嘱是否有效,先要确认遗嘱人杨老先生在2005年2月立代书遗嘱时,是否患有老年痴呆症?张微认为杨老先生是否患有老年性痴呆症,应由专门的医疗机构或相应的鉴定部门出具的证明材料加以证实。而居委会不是医疗机构,不能证明杨老先生就患有老年性痴呆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当事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应当根据司法精神病学鉴定或者参照群众公认的精神状态认定,但应以利害关系人没有异议为限。

  法院还认为,杨老先生没有老年痴呆症的医疗诊断病史,也未有精神状态的司法鉴定。而本案被告张艺、张海认定杨老先生从2004年起就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症状,还提供的居委会证明。但居委会的证明只表示从2004年起,杨老先生给居委会的印象是有老年痴呆症的症状,而不能肯定已经患有老年痴呆症。证明还陈述2005年及后几年,老人的情况是:不再能交流,意识比较模糊。该表述对老人患病的时间节点与法院到居委会再调查时的情况自相矛盾。况且张微、黄敏和黄维均对该证明涉及杨老先生精神状态的描述提出异议,张微还通过遗嘱代书人郭永、遗嘱见证人郭根的出庭作证,以对抗居委会的证明效力,且两证人证明代书遗嘱是杨老先生的真实意思表示,当时精神状态是正常的。倘若依据张艺、张海的陈述,杨老先生在2004年起就患有老年痴呆症,一直到2009年11月去世,期间长达五、六年多的时间,而杨老先生身边不缺有孝心的晚辈,且上海的医疗条件又相对较好,可却从未有晚辈陪同杨老先生到医院做精神方面的治疗诊断,这与常理不符。综合上述分析意见,法院最终采信了张微、黄敏和黄维的意见,判决确认代书遗嘱为有效。

  法官点评:随着我国法制社会化的日益完善和人民生活质量的富庶程度提高,立遗嘱人往往会在有生之年立下遗嘱,明确对身后的财产做出处分。而代书遗嘱区别于公证遗嘱、自书遗嘱,口头遗嘱等,它是我国法律所认可的公民多种遗嘱中的一种,也是遗嘱人所立遗嘱的表现形式之一,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有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我国继承法规定,无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所立的代书遗嘱为无效。

  涉案杨老先生早已过了耄耋之年,但还颇有法律意识的他,面对众多同属第二顺序继承人,生前对自己身后的房产做出了处分,以代书遗嘱的形式作出了处理。尽管本案在审理中一度出现反复,个别继承人拿出所谓的居委会证词,证实杨老先生属于老年痴呆症患者,但在思路慎密,作风严谨的法官面前,最终还涉嫌“老年痴呆症”的杨老先生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