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搜索
法律专栏 离婚律师 法释 | 民事诉讼法解释涉外篇析理

法释 | 民事诉讼法解释涉外篇析理

查看: 76|回复: 0
go

法释 | 民事诉讼法解释涉外篇析理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0-23 12:19 |显示全部帖子
 文/陆寰,山东鑫士铭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新民诉法解释的实施对民事诉讼领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中有关涉外民事诉讼的特别规定部分更是如此。该部分的规定解决了目前涉外民事诉讼领域中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本文将对其中涉及涉外民事诉讼的部分进行梳理,希望能够对涉外民事诉讼领域的理论研究和司法实务有所裨益。
  新民诉法解释关于涉外民事诉讼的特别规定部分有近30个条文组成,这些条文分别涉及涉外民事诉讼及国际商事仲裁的相关方面。本文将聚焦于其中有关涉外民事诉讼的规定,有关商事仲裁的部分将在后续的文章中继续阐述。经过笔者的梳理,上述条文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理解: 
  一、涉外民事诉讼案件性质的认定
  新民诉法解释的第522条规定了涉外民事案件性质的确定标准。根据该条文的规定,只要相关案件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的国籍,经常居所地具有涉外因素;或者案件所涉标的物位于我国境外;产生、变更或消灭民事法律关系的事实发生在我国境外以及存在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案件的其他情形,则可以认定该案件为涉外民事案件。
  这一规定从立法学的角度来讲意义有二:首先,在民事诉讼的领域首次通过民诉法解释这一层级的立法文件明确了涉外民事案件的确定标准;其次,实现了与相关法律适用规则的衔接。这一条文的内容与我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司法解释(一)》中第一条的规定如出一辙。实现了二者之间的协调和衔接。
  二、涉外民事诉讼案件管辖权的认定
  新民诉法解释第531、532和533条规定了案件管辖权的确定。虽然条文数量有限,但涉及了管辖权问题的诸多领域。
  首先是协议管辖的有关规定。第531条对协议管辖问题进行了规定。该条文主要涉及选择的主体资格、选择的形式要件、选择法院的范围及限制等问题。仅有涉外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侵权行为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外国法院管辖。且上述选择不能违背我国关于专属管辖的确定。
  之所以在新民诉法解释中对其进行明确规定是考虑到现行民诉法的立法结构。现行民诉法涉外篇在内容上较为简洁,并没有对协议管辖问题进行明确规定。仅仅规定涉外篇没有规定的适用民诉法其他篇的相关规定。但就民诉法中对于管辖的一般规定而言,其中关于协议管辖的内容并不能够完全符合涉外民事诉讼的需要,通过新民诉法解释对其进行专门规定也就成了应有之义。
  其次是有关专属管辖的相关规定。上述531条第二款的内容一方面体现了对协议管辖的限制,另一方面也直接指出了民诉法中在涉外案件中对专属管辖的规定。现行民事诉讼法在33条和266条均规定了专属管辖。但对于二者的关系并没有点透。531条第二款则对该问题进行了明确,即在涉外民事诉讼领域的专属管辖必须同时服从民事诉讼法第33条和第266条的规定。这样一来,涉外案件中就有4类案件专属我国法院管辖,分别为不动产纠纷案件、港口作业纠纷案件,遗产继承纠纷案件以及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勘探开发自然资源合同发生纠纷的案件。
  再次是有关不方便法院的规定。不方便法院制度是国际私法中有关管辖权问题的一个重要制度,意为某国法院虽然有管辖权,但在某些条件下不方便行使其管辖权而裁定对某一具体案件不予管辖。这一制度在新民诉法解释出台之前主要停留在学术研究阶段,仅有最高院的几个批复有所涉及。此次新民诉法解释第532条的规定实现了该制度从书本到立法的跨越。
  其具体内容为涉外民事案件同时符合下列情形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告知其向更方便的外国法院提起诉讼:
  (一)被告提出案件应由更方便外国法院管辖的请求,或者提出管辖异议;
  (二)当事人之间不存在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管辖的协议;
  (三)案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专属管辖;
  (四)案件不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利益;
  (五)案件争议的主要事实不是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且案件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存在重大困难;
  (六)外国法院对案件享有管辖权,且审理该案件更加方便。
  不方便法院原则的运用属于法院自由裁量的范围,这一“新”规定在司法实务领域尤其值得注意。在这一规定下,某些案件虽然按照民诉法的规定可以由我国法院管辖,但法院仍有可能拒绝行使管辖权而使相关诉讼落空,这也成为相关主体在制定诉讼策略时应予考虑的风险。
  最后是关于平行管辖的规定,即当我国法院和外国法院均由管辖权时案件的处理方式。根据新民诉法解释第533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和外国法院都有管辖权的案件,一方当事人向外国法院起诉,而另一方当事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可予受理。判决后,外国法院申请或者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对本案作出的判决、裁定的,不予准许;但双方共同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另有规定的除外。外国法院判决、裁定已经被人民法院承认,当事人就同一争议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一规定目前在涉外离婚和继承诉讼方面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也是我国诉讼主体所经常采取的诉讼策略。
  三、涉外民事诉讼参加者的身份及认证
  本部分可以说是本次新民诉法解释的一大亮点,对涉外民事诉讼当事人、涉外民事诉讼代理人的身份和认证问题进行了非常细致和明确的规定,具有极强的操作性。
  第一是关于涉外民事诉讼当事人身份和认证问题的规定。新民诉法解释第523条和524条规定,外国人参加诉讼,应当向人民法院提交护照等用以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外国企业或者组织参加诉讼,向人民法院提交的身份证明文件,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
  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64条以及本解释第523条规定,需要办理公证、认证手续,而外国当事人所在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可以经该国公证机关公证,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外交关系的第三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再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第三国使领馆认证。上述条文中所称的“所在国”,是指外国企业或者组织的设立登记地国,也可以是办理了营业登记手续的第三国。
  该规定的特色在于明确了与我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国家当事人身份的认证方式。
  第二是有关涉外民事诉讼代理人身份及其认证的规定。此部分的规定对于律师行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我国律师以外方当事人诉讼代理人的身份参与涉外民事诉讼所应履行的认证方式进行了明确。
新民诉法解释第523条到529条对该问题进行了规定,这些规定又可以细化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关于代理人身份证明的一般原则。代表外国企业或者组织参加诉讼的人,应当向人民法院提交其有权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的证明,该证明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
  其次是关于代理人身份资格的规定。涉外民事诉讼中的外籍当事人,可以委托本国人为诉讼代理人,也可以委托本国律师以非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外国驻华使领馆官员,受本国公民的委托,可以以个人名义担任诉讼代理人,但在诉讼中不享有外交或者领事特权和豁免。
  最后是关于代理人身份认证的特殊规定,这些规定极大的简化了我国律师以外方代理人身份进行诉讼的程序。具体主要包括三种情形:外国人、外国企业或者组织的代表人在人民法院法官的见证下签署授权委托书,委托代理人进行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认可;外国人、外国企业或者组织的代表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签署授权委托书,委托代理人进行民事诉讼,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机构公证的,人民法院应予认可;涉外民事诉讼中,外国驻华使领馆授权其本馆官员,在作为当事人的本国国民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情况下,可以以外交代表身份为其本国国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聘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代理民事诉讼。
  四、涉外民事诉讼的送达及期间
  新民诉法解释的第534、535、536和537条对送达问题进行了规定。其中的特点主要集中于对公告送达的规定和对在我国境内机构主要负责人的明确两个方面。
  535条规定外国人或者外国企业、组织的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人民法院可以向该自然人或者外国企业、组织的代表人、主要负责人送达。外国企业、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包括该企业、组织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
  公告送达则主要体现在534和537条中。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没有住所的当事人,经用公告方式送达诉讼文书,公告期满不应诉,人民法院缺席判决后,仍应当将裁判文书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八项规定公告送达。自公告送达裁判文书满三个月之日起,经过三十日的上诉期当事人没有上诉的,一审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民法院一审时采取公告方式向当事人送达诉讼文书的,二审时可径行采取公告方式向其送达诉讼文书,但人民法院能够采取公告方式之外的其他方式送达的除外。
  新民诉法解释在期限方面的特色主要体现为在上诉期限方面对我国境内和境外的当事人分别适用不同的规则。不服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的上诉期,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有住所的当事人,适用民事诉讼法第164条规定的期限;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没有住所的当事人,适用民事诉讼法第269条规定的期限。当事人的上诉期均已届满没有上诉的,第一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即发生法律效力。
  五、外国法院民事诉讼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新民诉法解释的第543、544、546、547和548条对外国法院民事诉讼判决的承认与执行进行了规定。本部分的规定并没有太多新意,仅是对现实中相关做法的总结和呈现。此部分的规定同样具有操作性强的特点,法院或律师按图索骥即可。
  申请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应当提交申请书,并附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正本或者经证明无误的副本以及中文译本。外国法院判决、裁定为缺席判决、裁定的,申请人应当同时提交该外国法院已经合法传唤的证明文件,但判决、裁定已经对此予以明确说明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对提交文件有规定的,按照规定办理。
  当事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如果该法院所在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缔结或者共同参加国际条约,也没有互惠关系的,裁定驳回申请,但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离婚判决的除外。承认和执行申请被裁定驳回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对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执行的,当事人应当先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人民法院经审查,裁定承认后,再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编的规定予以执行。当事人仅申请承认而未同时申请执行的,人民法院仅对应否承认进行审查并作出裁定。
  当事人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期间,适用民事诉讼法第239条的规定。当事人仅申请承认而未同时申请执行的,申请执行的期间自人民法院对承认申请作出的裁定生效之日起重新计算。
  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人民法院应当将申请书送达被申请人。被申请人可以陈述意见。人民法院经审查作出的裁定,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
  六、国际司法协助和我国判决在国外的应用
  新民诉法解释第549、550条分别规定了上述两个问题。主要涉及国际司法协助的拒绝和我国判决及裁定的证明问题。
  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司法协助条约又无互惠关系的国家的法院,未通过外交途径,直接请求人民法院提供司法协助的,人民法院应予退回,并说明理由。
  当事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证明其法律效力的,或者外国法院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证明判决书、裁定书的法律效力的,作出判决、裁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可以本法院的名义出具证明。
  以上就是笔者对新民诉法解释中涉外篇有关涉外民事诉讼领域条文的梳理和分析。希望能够帮助读者实现对上述规则深入、系统的认知及灵活、熟练的运用。